中国档案

网络文摘

丝网版画是东西方艺术家选择创作媒介时的宠儿

 


  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丝网版画(Silkscreen Print)都是艺术家在选择创作媒介时的宠儿。从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到当代艺术家草间弥生(Yayoi Kusama),从荷兰设计大师帕拉(PARRA)到涂鸦艺术家班克斯(Banksy),丝网版画凭借极其百搭的领域平台,简洁快速的制作过程,被广泛运用在传统艺术、当代艺术、服装设计、平面设计、广告等诸多领域。于2009年成立于上海的IdleBeats(爱豆笔此),是中国第一家独立丝网版画工作室,由中国美术学院毕业的NiniNini Sum)和德国艺术家格雷戈(Gregor Koerting)共同创立,是中国创作+手印合一的丝网版画工作室的开创者及领军者。他们的创作领域包括唱片封面、音乐海报、装置艺术、油画、漫画及插画,作品深受世界各地艺术爱好者的喜爱,并获得多家国内外媒体的报道,多次与VANSCASIOUNIQLO等时尚品牌合作,长期为国内外诸多音乐节及乐队厂牌制作活动或唱片专辑的视觉传播。

IdleBeats到目前为止,仍然保持着NiniGregor两个人的合作关系,在长时间的创作合作过程中,NiniGregor产生了很多的默契,在西方当代艺术方面,他们有很多共同的创作理念,这是他们可以保持长期创作活力与热情必要的基础。但作为一名中国艺术家,中国文化对Nini的作品正产生着潜移默化的影响,中国传统文化对我的影响越来越多,我在做的新系列就是关于道家阴阳理念的一些有感而发。几年前西方的视觉语言更吸引我,但这两年非常明显的对中国文化越发着迷沉醉,很多早前模糊的意识找到了源头,有种被母亲Calling的感觉。当问到德国艺术家Gregor,在创作的过程中,有任何德国文化对自己的作品产生影响时,Gregor说:我确定每个艺术家的作品都建立在过往经验和本源文化之上。小时候在德国,看过的卡通,读过的书,我受教育的方式自然而然的影响着我现在工作以及观察世界的方式。Idlebeats的作品中,不同的故事及人物,强烈的符号及风格感,使他们的作品充满魅力,虽然两个人来自不同的文化背景,但两位艺术家在理解艺术创作出发点的问题上是极其一致的。这也应了那句老话:艺术是无界的。大多数人或许会觉得丝网版画的表现方式总是过于表面,或者仅仅是为了追求更快速或更直观的画面效果,对于这点,他们有自己的看法:我们觉得有层次的,可以带来思考的作品才是有真正魅力的作品,简单的形式美感早已不能满足我们! 所以IdleBeats的很多画都有值得思考的话题,潜藏在视觉愉悦感的表象下。正因为说得不那么明确,也留给观者自行解读和重新定义的机会。经常遇到买画的人跟我们讨论他们看到的画面的故事和对我们创作意图的猜测,有时他们的眼睛给我们的作品添加更飞的解读,让我们觉得惊喜又特别开心!”Nini说完,Gregor马上补充说:丝网版画是所有版画画种里最开放和时髦的一种:开放是因为丝网印刷的手法条条大路通罗马,每个丝印工作室或艺术家都有自己习惯的创作方式,而且在制作的过程中可以即兴再创作,是一种乐手在舞台上Jam(给劲)的快感;时髦是因为任何平面视觉都可以用丝网表达,绘画、照片、3D模型、文字、丝网也可以印在任何的平面上,纸张、画布、木头、衣服。所以虽然只玩丝网,但越玩越发现这个媒介的神奇和潜力,越加钻研惊喜越多!

我们喜爱许多不同的艺术家,但作品受到影响更多的是来自于自己。”Gregor的创作灵感来源于身边的生活,Nini则更对黑色悖论美学着迷,也从阅读中得到很多启发。Nini说如果想象自己可以进入自己创作的作品及故事内容里,她第一件要做的事情是带个音响给黑白两极的世界配上最合适的声音效果,然后沉醉在二维画面三维空间和四维声音的大和谐里。以《真正的大城市》系列为例,里面的人物都是他们创造的环境的居民,在这座大城市中,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事情发生,艺术家们时而充当充满好奇心的看客,观察着每一个能够在快速的生活节奏中瞬间吸引自己的那个主角,或者干脆把自己变成自己作品中的一员,和自己幻想中的主角一起表演。所有的人物早已经在那里了,我们只是走入画面去遇见他们。 我们通过描绘他们而更加的了解这些人物,这让我们觉得特别有趣。”Nini说。

当问到如果需要向一位陌生人讲述自己的作品,会如何表达的时候,Nini坦言自己无法用言语表达,虽然在展览时,会接触到很多很多的陌生人,但艺术家还是很难用几句话就能完全的表达出自己创作的内涵,面对面的和作品待一会就什么都明白了,还是要让作品说话。我们一直觉得,可以随心所欲的创作不被bullshit束缚就是最大的快乐,IdleBeats经过了几年的发展现在终于可以做到,这样的状态带给我们很大的愉悦,也算是我们定义里的成功吧!
  2015年开始的时候他们想做一个丝网版画展览的项目,把世界各地的优秀丝网印刷工作室带来上海,和爱豆笔此的作品一起做双工作室展。11月底《双城记》在上海M50开幕了,第一期请来的是法国巴黎的先锋丝网团队FrenchFourch我们希望把这个展览每年一次的做下去,每次邀请一家丝网工作室或艺术家来与我们合作双个展。通过并置两地工作室的作品,带来对于丝网创作的启发,和与各地最生猛的地下文化的交流。这其实不是梦想,而是我们会真正实现的事情,哈哈。”Nini说。

  非一般时代

  现在是个非常棒的时代,做什么事情都能找到相应平台的支持,可以最大限度的推广自己的作品,从兴趣出发准没错。别着急开公司挣钱,试着做自己喜欢的、能打动自己的东西,一直坚持做下去,它就一定能把你带到很美好的地方。”Nini对还在学校摸索自己创作道路的学生提出自己的建议。音乐是创作时必不可少的伙伴,Nini听电子音乐比较多,我最近在听各种各样30分钟到4小时的set,把情绪和音乐揉在一起颠簸,Mix(混合)对了的时候超High(爽)的。”Nini说。Gregor则是有声书大王,爱听新闻、政治分析还有迷幻摇滚。他们坦言阅读是他们创作灵感的重要来源,Nini最近正在读斯蒂芬。茨威格(Stephen Zweig)的《人类的群星闪耀时》,而 Gregor 正在读威廉姆。吉普森(William Gibson)的《神经漫游者》(Neuromancer),算这次他已经看了第三遍了,除了这本之外还在看 以色列。瑞德格(Israel Regardie)的 《金色黎明的神奇》(The Magic System of The Golden Dawn和德国哲学家马库斯。盖博瑞(Markus Gabriel)的 《为什么世界不存在》(Why The World Doesn’t Exist)。

Nini最喜欢的电影是大象(Elephant,一个讲述美国科伦拜(Columbine)校园枪击案的电影。片子安静清澈的娓娓道来一个极端暴力和残忍的事件,和青春的各种难以言状的痛苦,打动她很久。Gregor最喜欢的片子则是安德烈·塔科夫斯基(Andrei Tarkovski)的《安德烈。博列夫》(Andrei Rubliev)。这是一部讲述俄国画家安德烈。博列夫(Andrei Rubliev)和他在13世纪前往莫斯科的旅行的故事,故事内容很深刻,更富有哲学性。在采访的最后,他们说:明年会继续做《双城记》第二期,我们很幸运生在这个时代、这个地方、做这样的事情。我们计划邀请柬埔寨金边的一家超酷的丝网印工作室,并在上海和金边同时做展!

  (文章来源:艺术与设计)